了 解 佛 法

如何是糊涂 糊涂者不知,如何是明白 糊涂者不知,如糊涂者知即为不糊涂。如何不糊涂,即要去修学。 如何是糊涂 明白者遍知,如何是明白 明者遍自知,如何灭糊涂明白者遍知,如明者不知 即为不明白。发心灭糊涂 明者慈悲行。

目 录

第一章 序品

第二章 什么是佛学

第三章 末法学佛论

第一章 序 品

一、释疑

现在一提学佛,人们或多或少的将其与迷信联系在一起,或把学佛定性为宗教活动;或将佛法与歪门邪道等同。此乃释迦如来佛法末世所应、之现前因缘;此更显末世众生罪孽深重于佛善法难生敬信。

人们之所以对佛法疑惑难生信心,因为佛法灭度与佛无关,与众生因缘果报所成的业报缘分有关。佛身为清净法身、圆满报身、无量化身。所谓佛诞生,是众生福报所成大势因缘;所谓佛法灭,是众生罪孽所成大势因缘。

为什么众生罪业深重会对佛法难生敬信,因为所谓罪业,即是诸业兴起成清净障碍。种种业障因阻碍众生出离苦海,所以称为罪业。是故其业逾深,其障逾大;其障逾大,于无障法逾加远离。如来法是无障善法,是故罪孽深重之人于佛善法难生敬信;是故罪孽深重之人共业之世,诸业兴起,众多罪孽之人,共聚之处善法难兴,佛法步入末世,进而遭灭。所谓佛法灭,是处众生心中出苦道灭,而十方佛法实不曾灭。

末世道场之中以种种器兴种种音—咒音、律音等等器音以此赞佛。此景看似造音赞佛,实则破坏清净,毁佛戒律,令清净佛法丢失传承逐一断灭。既无佛法传承,业重之人于道场中称佛弟子,虽非善人却被善赞,赞称法师,罪孽之众成善知识,道场之内因善法丢失与恶世等同。如是成就既无佛法传承,也无善知识引导,更无久远劫修行的善法道缘之末世道场。

末世道场既成,种种邪道如春之卑草,无处不生、无处不有。其中即使有些人真正读颂佛经,亦属盲修瞎练,终因自己所见、所染之种种法得所成知见,判评成疑,落爱见坑。是等人中不乏有以出家身、法用身研藏之众,其虽因业重己无所证,但为业所使成慢心用,对佛法大加解释,令佛藏之义丢失,如是知见修堕落大坑,成就众生无佛法世。

所以,与佛法有缘之人应了解佛法要略多行修证。否则,于佛法中如童子顽雷应时求灭。

二、 什么是“迷信”

“迷”是糊涂, “信”则是认可和接受,所以“迷信”就是糊涂的认可与接受事情的意思。

1.“迷信”的诞生

既然“迷信”的根本就是糊涂,要驱除“迷信”就必须知道糊涂是怎么来的。

比如:吸烟。吸烟的人都知道吸烟对自己有害,可为什么还要吸?按正常推理就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吸烟的人不知道吸烟对自己有害,二是神经有毛病。事实上这两方面的原因都不是,那是什么呢?这里面有个根本东西在作怪,就是糊涂(有的人会说他开始吸烟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东西有害,那样的话就更糊涂,因为连吸烟有害都不知道。)。由于糊涂,吸烟的人知道有害也要吸,久而久之就养成了吸烟的习气,而且慢慢的在吸烟这种问题上与其他的吸烟人形成了一些共识和种种不同的见解。譬如:有的人说吸烟能提神,其实的确如此,吸烟就是能提神你信不信?如果你将吸烟提神当成是对人有好处的事去理解就是“糊涂”。因为吸烟提神是建立在有害前提下的一件本不应该做的事,但是如果不信吸烟提神就是不尊重现实,而不尊重现实也是“糊涂”,其中有的人会为吸烟能提神与你争论不休,为糊涂事去争论不休就更“糊涂”。于是,由吸烟形成的“迷信”就形成了。

在人类的社会生活中比吸烟更隐迷的诸如此类的、使人类不能逃脱痛苦的“糊涂事业”很多,这些既成的“迷信根本”,占据了人们的生活,是种种“迷信”诞生的基础。

2.“迷信”中的法

“糊涂”中的人知道自己糊涂吗?回答是否定的,因为如果他知道自己糊涂的话,他就不是糊涂中人了,糊涂人不认为自己糊涂这是正常现象。

既已糊涂,在糊涂根本中求事理,以糊涂中的规律为明白,不知道此种明白乃糊涂的理性所成,人们心目中的明白和糊涂就成了一回事,如是造就糊涂法理。由是,众生世界,迷失自性,根本为迷,迷求却苦,却苦造业,集业成罪,逾集逾深,成更大罪苦。

造就罪苦的过程,乃糊涂成体,体成障碍,为破障碍形成识法,识法为相,法性成理,理为法则,糊涂求明,法理为障,寻求法理,如是深入,造就妄能,成深陷相,深重障碍为深重罪孽,成就众生罪苦世界。所以,令众生糊涂与明白有理有据混淆的魔力,是人们认为至高无上的糊涂中的“法”。所谓识法,乃众生遇到问题,必须去认识问题,这就形成了识法。因为识法在糊涂中是真实的也是有用的,所以,在众生看来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众生也就有理有据的在罪苦中求法而无有出期,此称糊涂法理。

糊涂法理既成众生世界,法的可知、可用,就令糊涂人有理有据的寻求真理,因此又成就了种种道法,形成了世界上的诸多宗教门派。不管是宗教门派还是科学技术,其根本都是以法为得、以用为真,于是造就种种德相,于是,蜜蜂酿蜜、人造器具、桑蚕吐丝等等等等成器世间,物类充塞应所知量;如来住世,训导众生以舍法为得、以不沾染为离苦之基,于是有求出离苦海者修道。

众生世界,因糊涂为理,以法为得、以法为用铸成大错。众生以法为理、以法为用去认识世界,掩盖了糊涂本质。众生在法的使用中,因为法的实用性和可知性,就成了意识形态“法化‘糊涂前提’”的过程,众生在认识法和应用法的过程中,在意识形态的形成上,潜移默化的否定了其认识前提的糊涂,人们将糊涂引出的种种问题,坚定的认为其可知、可解、可用。这奠定了六根、六尘的“真实性”,人们认为世界能用法去弄明白,这便成就了人们以法解决问题的信念,于是形成了以法为内容的世界观,法在人们的心中就是至高无上的,所以生成法的糊涂前提就被法的真实性掩盖了。为什么说认识前提是糊涂的?认识前提是清楚明白的话,根本不需要去认识。为什么要去认识,不就是因为糊涂吗?

因为久远劫以来,众生熏染因缘不同,形成了不同的认识习气,由认识习气成就的认识体性各不相同。

因缘不同的众生,对种种问题的认识由其各自的认识体性决定,对同一种问题,不同的认识体性有着不同的认识定义。所以人们所要去认识的问题,就是由自身的认识体性界定的,也就是说种种问题就来自自身的认识,但是人们恰恰在对认识的理解上,走反了方向。人们在研究世界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世界,而并不考虑自己的认识,这就成就了人们认识的糊涂前提,这样一来人们认识的发展就是种种法的积累,也就是由问题生成法,而由法决定人的认识,而问题是由糊涂生成的,所以说对世间法来说,糊涂形成了人的认识和人所认识的法,既然如此人们又怎么能用自己的认识和法去解决糊涂问题呢?所以人们受糊涂的左右而不能自拔。

有的人会问,如果问题是由明白生的呢?不明白才有问题,要是明白能生问题那就不叫明白了,因为有问题就说明在这个问题上不明白,它又怎么会是明白生的呢?所以明白不会生问题。

譬如:吸烟就是能提神(在这上面,我们也没有必要去争辩,因为你可以用科学去论证它,你也可以自己实践一下,你可以也用:烟民也有活八九十岁的人去推翻吸烟有害的事实,等等,等等)。吸烟为什么能提神呢?为此人们通过努力找到了吸烟提神的原理,这个原理是真实的,也是有用的,这就诞生了关于吸烟的一种“法”。但是,这个法是诞生在吸烟前提下的,是一种没有吸烟就不可能诞生的“法”。诸如--搞哲学的人研究它,结论是吸烟的诞生有它的必然规律等;搞经济的人研究它,结论是吸烟对经济有很好的作用等;搞生产的人研究它,结论是怎样的配比、怎样的烟叶、怎样的生产,这烟才最好抽、对人的害处最低等;从医的人研究它,结论是吸烟对人体健康是如何如何的有害,这种害处是如何如何作用的,抽烟是怎样上瘾的以及其他等等的“论证”也都是没有吸烟就不可能诞生的“法”,这些由吸烟带来的一系列法就诞生了。吸烟是糊涂,而这些真实的“法“就是令人糊涂的“迷信”中的法。

3.解决迷信问题的途径

A.出世间法与世间法

解决“迷信”问题最简单、最彻底的办法,就是“明白”过来。怎样才能“明白”过来呢?这就需要一种能令人不糊涂的法,这种令人不糊涂的法就是出世间法。

比如:吸烟是糊涂,而不吸烟就是明白,那就把烟戒掉嘛,有什么难的?这样一来,由吸烟引起的种种问题也就自然解决,这就是“出世间法”。否则就是把随吸烟而来的种种问题搞得再透,也不能彻底解决吸烟问题,这些把吸烟问题搞透的法就是“世间法”。

虽然,解决吸烟问题最可行的办法就是令吸烟者不吸,也就是“戒”,可吸烟的人们大都不会直接听劝,因为大部分人的既成“吸烟习气”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可以说已成陋习,如何消灭习气是解决吸烟问题的关键,这就需要找一套破习气的办法,使吸烟的人间接听劝,也就是关于“戒”的“律”,除了“戒律”和令人明白之外的法都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虽然关于吸烟的种种研究也是真正的法,是实实在在的东西,但要用这些法去解除吸烟的习气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吸烟的习气就没有这些“法”的生存,如果说诞生了这些法而没有吸烟的习气,这个论题自然不成立,所以这些“法”既是“无明”,但又真实不虚。这些真实不虚的法就是众生所讲的“科学”。

B.出世间法的“特征法”

出世间法特征是:明白自性,灭除障碍,成清净体,有此三得的人称为明心见性,也称开悟,也称成法身佛。对开悟的成就人来说,清净光照世界明了;对开悟者住世成就的救世圣贤来说是灭诸众生业障引众出离;对住世圣贤的弟子修行人来说是持戒舍业离罪恶本随善修道;对罪孽众生来说是不可思议难信、难解难有出期;对执着法相成大得主的邪魔外道来说,诽谤贤圣,断灭佛种无有出期。

譬如:让猪狗猫狸鱼鳖虾蟹等研究核弹,对于他们来讲都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对普通人来说,要通过凡夫知见量度、测度佛法,亦复如是,是为甚难。所以,初入佛门的人不要因为自己想不通、不能证得佛法就对佛法妄加推断与评论,这样会断掉自己的彗根与善根在苦难中难有出期。

善知识们,要让出世间法在世间传承与弘扬,只能依靠佛、法、僧三位一体的慈悲救助,没有再来佛陀布施甘露循循善导,少有人能悟知罪孽根本,众生更无以得法而求出离。对佛来说,只能从善导众生入手,施以戒律,广布甘露。所以,出世间法的传扬特征,是佛、法、僧三宝立相,而以众生罪业识相来看,需要以种种譬喻、善导令其开悟,以获出世间法而出离罪苦。

有佛住世,以佛为师,佛灭度后,现前无佛以戒为师。何故此说,佛陀出世,大兴慈悲甘露,慈悲甘露称为善导。

众生由于罪孽熏染极其久远,难以自控,间生信心,又堕疑惑,不得出离。所以善导之后,佛制戒律,令众得出,此称“出世间戒法”,是众生在现前无佛住世的情况下,解决根本问题出离苦海的唯一出路。象吸烟一样,只要不吸烟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吸不吸烟实际上就是转念的事儿,虽然已经养成的习气不好驱除,但我们可以设定既让吸烟者受的了,又能让吸烟者勉强不吸的合适戒律,帮助成习者与陋习做斗争,最后达到不吸烟的目的。所以“戒律”是出世间法的“特征法”。

C、世间法的特征

世间法的表象特征:

解决迷信问题的另一种越搞越麻烦的方法就是--由吸烟带来的问题出来一个研究一个,然后一个一个用新发现的办法予以解决,新发现的办法又形成了新的研究领域,相对于这些个领域又诞生了更多的问题与方法!最后问题越来越多,法也越来越多。解决“迷信”问题的这一种方法,我们就称之为“世间法”。

“世间法”的“过程积累”在佛门称之为业!世间法是种种科学门类的总称。人类社会的种种学科门类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无休止的、此消彼长的发展堆积下去。因为科学方法的可知、可用,人们也就有诸多理由去执迷不悟,甚至别无选择。所以世间法是佛法灭度的基础!

世间法时间特征:

世界的生灭阶段是“世间法”运行过程的具体体现,按佛法分为小劫与大劫。

一小劫的长度是:以“人体机能”受科学(也就是“世间法”)长期细微改造后,失去“全体性综合机能”而“整体休克”所需要的时间。把这个时间长度分割成多个阶段,其最后阶段中,人的主要生命特征表现为:三岁左右即可生儿育女并且身体矮小、寿命极短;并且,人类整体的身体功能难经大风大浪,对这个阶段中的人来说处处都是威胁,几乎草叶如刀!

现在,人类已经在大踏步的走向末劫。象许多无端改变自然条件下的人体、动物、植物遗传因素的行为,完全印证了佛所说法!当然,这是不能改变的现实。因为人们已经积业深重,失去了信佛的因缘,佛法在大多数人的心中已被迷信代替而慢慢消退,不久之后必将消失。从因缘看,这只是六道轮回过程中、六道自身演变的一个阶段。

一大劫的长度主要是部分天道从诞生到破坏所需要的过程间隔。光音天以下的世界灭尽与重生的过程所造就的间隔,就是我们所说的一大劫。这个间隔在天道、人道、地狱饿鬼畜生各道的时间各有定数。

世间法的根本特征:

以六根六尘为根,以种种知见为导攀缘求真。世间法源自攀缘心,攀缘心是人们不断进取探索的心性根本。世间法的不断进步,造就着种种社会过程中、众生主体生活方式的变迁与众生体貌特征的变化。

众生共有八识,第八识是根本识,由一念妄生,因为凡念皆虚妄。六根是众生着业定识成种,于第八识中妄中执妄润育生成种体后,攀缘执着形成众生各自生长的体相,这个体相即为第七识。众生种类分为多界,降生之相更分多门。第七识具有寻业妄性,其寻业为父,生于父本体内成当处种正生性体,生成六根六尘众生本体相种。众生本体相种发芽,根据罪业轻重各行成体降生。有因缘广众,直接随父本受业降生;有因缘广众随父母成体受业降生;有因缘广众于因缘争攀之中,先于父本受业成种,其本体相种再随父本,驱使因缘寻求母本,和合成胎于母体中受业长大随母降生。如是形成胎卵湿化随其所应。生处、生法不同,但生死根本相同,当众生的业种发芽时,六根就会很快以业缘追妄形成第七识相,第七识相攀附相应的业缘,寻求父母随所共诸业缠缚成胎,从而形成不同的众生生长缘分造就不同的众生!

“世间法”是识知之法,“世间法”在人道是人类的识知之法、在天道是天人的识知之法、在鬼道是恶鬼的识知之法等等。“世间法”的局限性就是认识界限。“世间法”来自世间,为世间人所用,但世间人并不知道世界是怎么来的,其实不知道就是糊涂,在这样一个糊涂前提下,随之而来的一些、人们认为很有道理、很实用的世间法便形成了人与人所能认识的世界。譬如:几百年前,地心说是人类对世界的一种识知之法,现在对同一种法相却有了不同的认识,日心说成了人类对此问题的识知之法,再过一定时期摆在人们面前的世界还会随着时间地推移不停的使人的认识产生变化,几千年后人们会用磁力场定义世界,并用其对世界做种种区分,相对论对牛顿力学的否定就是一个例子,这就是说人们对世界的认识之法是有时空限制的,只要时间在变,这些法就会不断的随着不同的因缘关系以新替旧。这也说明人类在认识上具有不确定性,不确定性就是糊涂性,而“迷信”之本就是糊涂,从这一点看“世间人”哪个不是人在迷途?所以有一些“法”的显现对“迷信”的人们来说犹如飞蛾投火,因为他们糊涂,所以他们也并不知道,他们的工作虽然能满足“迷信”中因“迷信”才有的种种迷惑心理,但是不会真正的解除“迷信”中的“迷信”根本。就象原子能的发现与应用,它给人们带来的善事业与恶事业相比,到现在人们也不会有办法去衡量,因为原子能这种法还没有终结,未来人们还会用它做很多恶事与善事。其实,原子能的最先大规模应用就是杀人,所以人类引以为荣的各种各样的“法”,由于其根源糊涂,即使这种“法”再发达也终归逃不过糊涂的魔掌。原子能这样的科学发明还不怎么可怕,而人类正在搞的基因工程,可以说是人类走向灭亡的开端。由于基因工程的不断发展,由宇宙自然决定的生命,受到了生命本身的逆反抗衡,这种抗衡改变了生命的本质,其实这恰恰是人类衰老的表征,当然这也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因为人类必须争先恐后的在世间法上有所作为,在世间法这种问题上,落后者必定要遭到先进者的欺凌或残害,象旧中国的不幸与侵华日军对中国人的暴行就说明了这个问题。这就叫竞争、这就叫发展、这就叫成长、这就必然走向灭亡。现在人类正处于壮年时期,再过一些年后,人类就会象古马亚人一样,尽管又重新确定了自然的主宰地位,但要改变其逐步走向灭亡的命运已经为时已晚。在一小劫劫末,与人类共存的诸多不同类型的物种都会受到人类的控制而改变其生命本质,最后与人类一同灭亡。因此,世间法的特征是追根究底但没有底,这也是科学家也有信歪门邪道的人的原因。

对世间法来说就如同在冰上用冰盖大楼,假设水就是糊涂,而水变冰和冰变水则是水的习性,我们称之为水的“习气”。你则是一个不知道冰之本原的设计专家,你呕心沥血鞠躬尽瘁的戮力工作,而且设计上搞得是怎样怎样有道理,研究上搞得怎样怎样的科学之极,你在大楼设计上再明白不过了,你所设计的大楼也因此受到了人们的最高称赞,并且,你的这一切的工作不同于空中楼阁,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在冰融化之前,的确是必不可少的,因为这样做会解当务之急。但是,因为冰是由水变成的,冰还会变成水,于是等冰融化了,不仅大楼会不存在,就连大楼里的人也得掉进水里去。这些用冰之法仅能解决的就是解除了人一时之求。所以,世间法的诞生与终结是随世界的变化进行的,这是世间辩证法的根本。而一成不变的“世间法”就是教条主义。

总之,在人类社会的变化过程中,类似吸烟这样的问题太多了,现在我们尚可说吸烟是习气,而有些问题已经由习气沿化成了习惯,有的习惯对人类的危害性比吸烟要大多少倍,只是人们自己不知道就是了。象“杀、盗、淫”之类的东西与吸烟相比不仅没什么两样,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是人们不知道自己的过去、现在与未来还得找算命的人胡白一番的根本所在,其实自己的命运自己尚不知道还要去问别人,是不是太糊涂?

4、“迷信”中的痴迷

现在大部分人已经不知道“迷信”是什么了,既然已经不知道什么是“迷信”,在种种问题面前,也就不辨是非,有时候大家都认为是对的,没准就错了,而且错的不能回头,于是更迷,这也是人们上当受骗的原因。对明白人来说,世界上的一切既清楚又明白,无须一字一句的表达与解释。

这就象一群瞎子谈色彩,其中有些很聪明的瞎子根据自己的实践提出了关于色彩的见解,因为这种见解很适合于瞎子们的心理,于是瞎子们都认定是有道理的,而且通过他们的实践与推理证明是对的,于是他们很执着;其中有些瞎子讲的是没道理的,通过他们的实践与推理也论证了没道理。但是对明眼人来说,一看便知他们都没道理,因为瞎子本来看不见色彩却妄谈色彩,怎么会有道理呢?由于明眼人说聪明瞎子讲的没有道理,瞎子们便火冒三丈,要与明眼人为真理而斗争。而明眼人虽然很同情他们,却没有办法,只得一声不响地走开,否则就会有性命之忧,于是瞎子们为此庆贺战胜了那个自以为是的“自谓”的明眼人。对瞎子们来说,这是跨时代的真理的胜利,他们的胜利为他们继续虚妄奠定了基础,这就叫糊涂人用糊涂的心态去量度世界会更糊涂。

现在一提“迷信”好多人就与烧香烧纸、求神拜佛联系在一起,烧香烧纸、求神拜神成了“迷信”的挡箭牌,就连被当成工具书的字典都这样定义。这其中装神弄鬼固然是“迷信”,但它只是“迷信”中的一种,它不是“迷信”的定义,用它来定义迷信会掩盖诸多萌发“迷信”的胚胎,并且导致一些“迷信”活动的合理化,何况拜佛并不是“迷信”。在这种状态下,遇上歪门邪道还会不上当?上了邪门歪道的当而又执着不休的人,就是迷中之迷的“痴迷”人。例如:近期在我国流行的一种自诩为“高级生命”的邪门歪道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说:信其他的东西都是“迷信”,就信他不是“迷信”,所以信他的人必须与其他的包括宗教在内的所有信仰决裂,然后,一心与他沟通能量,也就是让人们一心迷到他身上,因为他是能量的化身,是永恒的;而且还说人类是他与大猩猩杂交的产物等等。有点佛学知识的人一听就知道他是在胡说八道,而稍有点科学常识的人一听就知道他神经不正常,但是,就这样一些明明的胡说八道甚至侮辱人类的“迷信”问题,有些人也信的五体投地。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原因就是人们不知道什么是“迷信”。同时,由于长期以来,国家对“迷信”问题错误引导,应该被当成精神毒品予以取缔的真实存在的“鬼神通”(因为鬼属恶道,而人是善道,鬼神通是害人的),却被当成骗人的“迷信”问题批判取缔,这样一来在人们遇到“鬼神通”的时候,就感觉“鬼神通”特别神而被征服,并且佩服的五体投地,高级生命恰恰就利用了这一点。所以高级生命说别人都是“迷信”,就他不“迷信”,人们也分辨不清。

5、“迷信”是骗子行骗的基础

要解决骗子的问题,首先得知道什么是骗。“骗”是借别人糊涂,也就是不明真相之机,使人得到的回报与希望和情理中应该得到的回报完全不同或相差悬殊的一种承诺,所以,欺骗的来源同样是糊涂。如果人们不糊涂,也就不会被骗,骗局也就没有产生的土壤。

要形成骗局,必须符合两个基本条件,一、设骗领域的主体构成是“迷信”群体,骗子与被骗人在该领域有着认识上的落差。二、设骗载体必须是被骗人没有接触过的或真实的东西,否则,就构不成骗局。这就如同钓鱼一样,钓鱼者的“鱼饵”,在鱼的认识能力下,必须是可以吃的真实的食物,并且在鱼的认识水平中不知道这食里面还有钩。

在骗子这个问题上,“法轮功”和“高级生命”都是很好的反面教材,它们一开始先拿一些好多人没有接触过的“东西”让人去啃,等人们认为这是真东西的时候就会慢慢的产生“信心”,岂知这点真东西只不过是一点鬼神通或东拼西凑鹦鹉学舌的“鱼饵”而已,而接下来就是顺应人心理的胡说八道和瞒天过海的“骗”说,学功的人不知道这里面有“请君入瓮”的精神“鱼钩”(有多少人在为“法轮功”出谋划策添枝加叶之后,掉到了有自己一份设计功劳的陷阱里不能自拔?并且越陷越深,最后被害。)他们为什么要骗人呢?说白了,就是为了得名、为了赚钱、甚至为了夺权!当然,如果没有鱼的存在,钓鱼者也不会钓鱼,这是歪门邪道能够生存的社会根源,象现在教课书中对一些名词的本来就糊涂,人们在生活中天天用一些糊涂概念去量度所遇到的问题,这样下去人们遇到歪门邪道怎么会不上当?另外“高级生命”这样的邪门歪道虽然能显一些“鬼神通”(鬼有五种神通),但是,如果他们显了原形,恐怕被迷惑的人见到后会从头到脚的恶心,因为他们长的不仅太难看,而且臭气熏天,只不过是他始终不露原形。他的这些做法吸取了他的祖先们在迷惑人时的经验教训---就是在迷人的过程中不能显出本相,否则不仅不会令人上当受骗还会招致人们的袭击,这也叫狐狸不能露尾巴。其实,“法轮功”与“高级生命”这些玩艺儿,在旧中国比比皆是。

我们现在用诸多的理论去声讨“法轮功”,就如同人们本来都是烟民,有的人忽然又发明了鸦片,你想用吸烟的道理去说服教育吸毒的人,肯定不会奏效一样,因为这样做不会让人心服口服。其实对上当受骗的人来说,他们所信仰的东西是真是假并不重要,因为他们糊涂,所以不管让他信奉的东西是真是假,他们都会用糊涂的心理去分析,然后,接受适应于糊涂心理的观点,也就是“迷信”。所以管他是真是假,反正都一样了。糊涂是“迷信”的种子,只要你糊涂了,什么事都会让你因“迷信”而上当受骗。但大部分人并不这样去理解,这是为什么?因为象吸烟这样的、诸如个人崇拜、歪门邪道等等的真正“迷信”问题,现在很少有人当成“迷信”去看,形成了种种的习惯旋涡,同时也使人们对一些自己根本就不了解的问题去大胆的用“迷信”定论。

6、“迷信”是歪门邪道的炽盛空间

人在“迷信”中都会认为自己不“迷信”,于是“迷信”就成了生活中的不“迷信”,这样一来迷途中人就因为不知道什么是“迷信”而掉到种种“迷信”的天国里自以为是不听人劝,要让他们不“迷信”越来越难,这就给歪门邪道的炽盛创造了条件,歪门邪道在他们的心理上就是正道,歪门邪道生存的空间就形成了,所以歪门邪道的出现是理所当然的事。

比如:瞎子国中忽然来了一个明眼人,由于瞎子国中的人其社会生活中的种种“习气”已经形成,象“瞎子引路人”,由于其在日常生活中多次领队,他的那套瞎子走路的理论非常受欢迎。所以当明眼人到了瞎子国里与瞎子国王说:我能领着你们走路(瞎子们由于长期看不见,已经对看不到的世界习以为常,不知道有明眼人存在,所以并不把他当成明眼人)。瞎子国王就问明眼人,你把你的领路理论讲给大家听听,看看是不是有道理,明眼人说:我没有领路理论。于是瞎国王就对自己的领路专家们说,你们听--他什么走路的理论也没有,他说他能领路,我看他是在胡说八道,于是众人异口同声说是胡说八道。但是其中有一些小孩子比较好奇,就靠近那个明眼人并跟他游戏,最后都觉着这个人很神,于是就问他求神术,明眼人说,我教给你们一个最简单的学神办法,那就是把眼治好,有的人相信明眼人的这句话,有的人不相信明眼人的这句话,相信明眼人这句话的一部分人最后眼睛治好了,回到了自己的瞎子国为人治眼,因为他已经睁开了眼睛,知道这是最彻底的解除父老兄弟痛苦的办法,这些睁开眼睛的人在瞎子国里就叫已成就的大德。但是,没有睁开眼睛的人很难相信治好眼后,走路毋须任何理论,所以在瞎子国里相信明眼人的人很少。明眼人觉着他们很是可怜,因为明眼人知道,瞎子们不相信治眼劝说的原因是眼睛瞎的时间太长了,已经不认为自己是瞎子,所以就设法做了一些诸如瞎子行路探测仪一类的东西,并且教他们使用。因为瞎子们看不见,在使用探路仪的时候,便觉着这东西的确很神,于是,很多人慕名而来,为的就是一睹探路仪的神奇,但探路仪毕竟是有限的,能接触到的人还是少数,没有接触过的人就或多或少的有疑心,觉着这东西不可思议,或许是骗人,于是学神通的这部分人也不是很多,由学神通或崇拜神通这类人所组成的群体就是宗教。更有甚者,有的人一听居然有人很神,不用瞎子专家的理论就能走路,于是他回去挖空心思的研究了好长时间,最后根据道听途说的素材,根据瞎子们的习气,胡编八造的,搞了一些虽然不真实,但是与习气相通的、可以让瞎子们很容易接受的东西,再借助一些小伎俩(象用神通写字就属这类),反正瞎子们看不见,瞎子们一听有道理,便交钱学法,因为他的这些说法特别适应瞎子们的心理,就搞的特别轰动,这类为骗钱财而误人子弟的说教就是邪门骗术。

糊涂群体就象瞎子国一样,是生成种种歪门邪道的空间,在瞎子国里真正的正道是将眼睛治好,而诸如仪器了、引路了等等的法均不正道,那些捕风捉影的东西连歪门邪道的水平都没有,充其量称之为骗术。

解决歪门邪道的问题就得从消除其生存空间着手,其生存空间事实上就是由糊涂生出来的世界。

7、出世间法中的糊涂人

佛学是专门为治糊涂病才诞生的,不过就连一部分学佛的人由于种种原因也对佛学知之甚少,这部分人就是出世间法中的糊涂人。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接触的出家人中,有一些很“迷信”,这是由于这部分出家人也没有明白佛经讲的真实意思,就是说也没证得佛法,在这种前提下讲经说法,是根据自己对佛经的理解、按自己的想法为人解说。这样做就如同“瞎子摸象”,他们虽然用性命担保他们说的没错,尽管他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按他们各自认识问题的方法与角度说得的确是心里实话,但是,我们不管听信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位的这种实话,这“大象”就成了五花八门的东西,最终什么也不是。不过,就是这样的佛门弟子,也不可能入歪门邪道(除了不持戒的出家人,不持戒的出家人是波旬为搅乱道场派的人,就是这样的人也悟则无究,不悟则究,如果有一天他持戒了,照样慢慢成就)。因为其“迷信”之本受到了戒的限制,假以时日必能“明白”。

譬如:在戒烟小组里的人,因为法律的限制使他们都不吸烟(偷着吸烟的人除外)。他们中有的人即使没搞明白吸烟的人是怎样染上吸烟的习气,也没搞透吸烟为什么有害,他也不可能讲透令吸烟者不吸烟的道理,自然他就没有能力说服吸烟的人改掉习气,但是因为他们是明白事中的糊涂人,他们不管是因为法律不允许,还是因为本来就不吸烟,最终的结局是没吸过烟,到头来要退出“吸烟界”这堆乱麻的时候很容易,放下就成,而那些染上烟瘾又没戒掉的人,却难说再见。

8、要了解佛文化

没接触过佛法的人,切勿谈论有着几千年文化底蕴的佛法。归依佛门,剃度出家精进修持,因缘具足或得少分,何况以讹传讹,演义妄编以为佛法。此等罪人,实为梦中求食,锇之不却、却以虚食之,愚痴之辈也。更有世间罪人动则以高僧大德自居,大兴笔墨,愚弄诓骗广大信众,用己之知见造伪丛林,甚至用道听途说、曲解妄谈去评论定义佛学,连瞎子摸象都不如。因为瞎子虽妄,话语为真,而他们说的根本就是没有根据的瞎说八道,对他们定义的话,至多是又瞎又痴的痴人说象。

中国是一个以佛文化引以为荣的国家,每个人都应了解一点真正的佛法常识。

第二章 什么是佛学

什么是佛学?佛学是使人不糊涂之后,获得清净本体,从而出离罪苦的学问,其学问内涵是令众生出离苦海的智慧。所以,佛学是以使人不糊涂为体的智慧住相。佛是断灭了一切糊涂根本的彻悟者,是彻底明白没有障碍的无上尊,我们所见到的佛之经典---佛经,是佛为破灭众生障碍令众生离苦、所示现的智慧传承。佛的智慧,能令众生获佛智慧、能令众生成佛智慧、能令众生成佛。佛这个字是梵语,翻译过来是“彻底明白”和“大彻大悟”。虽然,大彻大悟这句话谁都会说,但对想成佛的人来说,要印证非常不易。对想丰富自己知识的人来说,研究研究之后,就会因为自己的知见解析、而“比较简单”的落于大坑;对想骗人的歪门邪道来说,鹦鹉学舌或用自己的执见解说而坑人害己直接堕落,这种人于罪苦道难有出期。

1、什么是信

“信”是认可和接受,由于“信”并没有正邪之分,也就是说“信”不具判断力,一个人要信仰一种东西,有可能信正了,也有可能信歪了。所以,要保证自己的信仰不出差错,必须对一些道法进行印证,只有这样才能有一双明亮的眼睛,这双眼睛就是自己印证之后的智慧之眼。

2、什么是佛教

什么是佛教?佛教是怎样形成的?按现在人们对宗教的定义理解,佛教是不了解佛学的人对佛门的错位定义,由于这种定义的广泛传播,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今天的佛教。正确地讲,由学佛的人为学佛组成的体系,应称之为佛学研究会或佛学学院等,也就是说将其定性为一种宗教、本身就偏离佛学的本体。

佛法是佛令众生出离苦海的慈悲甘露,不是教化、而是度化。度不是教,是根据各自不同的因缘,对症转化,以令罪孽众得以出离苦海。所以佛法不是教育,若有人当以水得度,则佛法是水;若有人当以食得度,佛法是食;若有人当以船得度,佛法是船;若有人当以桥得度,佛法是桥;若有人当以教育得度,佛法是教育;若有人当以种种得度,佛法是种种。不以有因教育得度者,即说佛法是教育。譬如有人因摔了一跟头而得开悟出离苦海,能以摔跟头而令众生修学开悟?此为因缘,佛门人亦不以此案之理广为传说,若以理传说,落于法相而遭堕落。

佛法乃诸多得体应相,教育为凡夫习气驯化法,佛门之人不以教育为体,若以教育为体即落魔道。是故,说佛法是教育,是着相说、立相说、愚痴说。

3、什么是学佛

第一、持戒是学佛的基础

什么是学佛?怎样做称得上学佛?因为佛学是使人不糊涂、最后破灭障碍出离罪苦的学问,而糊涂人尚在糊涂之中,怎么会明白呢?这就要有强制措施,这个强制措施就是戒律,只有持戒修行,才能证得佛法。所以,简单地说,学佛首先要受戒并持戒,如果有人不持戒以为能证得佛法,就如同不吃饭以为能饱的凡夫一样愚昧。他这是在与救他的人作对、也是与出离苦海作对,所以,肯定不会明白,不明白又怎么能解除糊涂呢?因此,如果有人不持戒律说能成佛,就如同有人正在海里游却说自己是在岸上走一样。戒律事实上就是不让大家吸烟,从而不受吸烟之害,而不持戒,就如同吸烟的人说自己不受吸烟之害一样。所以要学佛首先要持戒,否则肯定不成就。

第二、未经讲解过的佛的原经是入正法的基础

佛经是学佛的课本,学佛要认真的参阅佛亲口所宣的经,也就是佛的原经,只有这样才能不偏离正法,获得出离六道的智慧。这就象小孩上学的课本一样,老师讲的东西固然重要,它可以启迪学生理解课本的内容,但不能作为课本,如果把老师讲的东西印成课本,科学就成了五花八门的东西,最后误人子弟。有些人把一些所谓法师讲的东西印成书到处散发,这些法师本身就不是证得佛法的人,他们如果不按佛说的去说,这就是让人们将“师说”当学佛的课本,也就是“佛说”去学习,这样下去不仅有的人会受误导,而且,佛法也会因此加速灭度。所以这样做不仅没有功德,而且还有罪业。

第三、要多行善布施,皈依佛、法、僧三宝弘法利生,并且要会结善缘,只有这样才能消除出离六道的障碍。

什么是会结善缘?遇善弘法、遇恶转善是会结善缘。什么是善布施?善布施是指你所做工作的结果能令受惠人产生向善心理,并且使受惠人做事由恶转善的一种因业。一个人参学佛经能解如来真实之意,这个人就是修行道上的明眼人,而看佛经不解如来真实之意,这个人就是修行道上的盲人;一个人以佛经做法宝行道,这个法宝就是骏马,而如果一个人用自己对佛经的理解或者用吹捧造就的大师们讲的东西做法宝行道,这个法宝就是瞎马;一个人遇到的人都具善根,这个人就是在白天,而一个人遇到的人善恶不分,这个人就是晚上。如果不会结善缘、不能遇恶转善的去救人,就如同盲人骑瞎马,夜半去救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遇恶转善的本领,恐怕让恶人把你的瞎马抢走,从而如虎添翼的害人、害己也并非不可能。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恶人得到瞎马以后,恶人也是瞎子,又是在晚上,没有人指路,所以他骑着马横冲直撞的害了许多人,最后自己也逃不过掉到山涧里摔死的厄运。象广东省的一起印假钞票案的主犯,他供着阿弥陀佛圣像,是念佛法门的弟子,电视台的记者采访他,问他供佛干什么,他回答说让佛保佑他别让警察逮着,这段采访上了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二零零零年六月上旬),一下子让好多人对佛门有了成见,这一下子断了多少人的佛缘?是谁给他的佛像?更有甚者,“法轮功”是从谁那儿接触的“转法轮”这个词汇?是谁与他结的缘?法轮功一下子断了多少人的善根?与他结缘的那个人,一辈子至多能活三万六千天,他能结三万六千个缘吗?而这其中就有“法轮功”的创办者!一个“法轮功”一下子断掉了几亿人的慧根与善根,他负得起这个责任吗?下地狱都不足以平他的罪。这些人的问题出在哪儿?原因就是不会结善缘、不会遇恶转善,为什么不会结善缘、不会遇恶转善?因为妄想执着故不得智慧;因为于善法不生敬信故广遭罪业;因罪孽深重故自行堕落难求出期。是故其自己难信难解佛之言语生疑兴谤获大罪孽;妄解妄说佛之经书自以为得不能解脱。

4、对学佛的定义

佛法是指为救度众生,十方诸佛所作的离苦印引导,佛法含种种体、种种门。学佛出离苦海之用相说,入佛门众生,不以学为要,乃以持戒参禅修得出离苦海称为学佛。

释迦牟尼佛是无量无边无数佛中的一尊,是在我们娑婆世界现前成佛,救度众生的无上之尊—天人师、佛、世尊。用凡夫的话说,释迦牟尼是彻底明白了的“人”,是智慧圆满的“人”(只有觉行圆满才能智慧圆满),也称之为大彻大悟的“人”。彻的什么?悟的什么?简单地说,觉行圆满为大、假破归净净光普照为彻、破假为智、智慧圆满为悟。我们这个世界上学佛的人称释迦牟尼佛为佛祖,他是引导众生出离苦海的导师,并不是被崇拜的教主,因为如来虽然给众生的,是能令众生彻底明白,从而破灭障碍出离苦海的智慧,但是如果众生于佛陀不生敬信,佛给了你出苦海的金钥匙,你不要,是不能出离苦海的。所以,主宰众生出离苦海的人是众生自己。罪孽深重的妄识众生,相缠为业,自己恼乱自性,造就世界,铸成罪苦。佛陀慈悲,告之受罪原委,并以智慧示现引度,令其得以出离,若罪众不信,执迷不悟,以造就罪孽为求,说能出离,实在是糊涂。所以,释迦牟尼佛再三的告诫学佛的人如果把佛作为主宰者即为谤佛!所以,所有众生的命运都是自己决定;所以,每个人不同的遭遇,都是自己种下的种子所致;所以,不管是谁,只要敬信佛法不再做因,一心向善的去修行都能成佛。诸佛虽然已经彻悟成佛,但还有许多人依然处在糊涂之中,他们依然在摸索中受尽种种苦难,佛陀留下用清净心昭示的、能让想成佛的人成佛的智慧,给众生以出离苦海的捷径,因此佛门称佛经为“方便”,也称波罗蜜。在佛门里, “佛”这个名字是为度脱广大众生所设的名相“方便”,佛门说佛是人天教主,实际上是以引导为内涵的语言托词,是引导众生出离苦海的方式。

佛门不贬低任何人,众生皆具佛性。

佛门不贬低任何人,众生皆具佛性,哪怕苍蝇、蚊子、猪狗、猫鼠等等等等都具佛性,这是成佛的人印证了的。既然人人都具佛性,那为什么不能成佛?因为众生用心有误,成佛是破灭障碍后的果报。对利根人来说转念即是,对习气深重的人来说可不是那么简单。什么叫“转念即是”?这就如同不吸烟的人与吸烟的人之关系一样,对不吸烟的人来说,要不受吸烟之害只要不吸烟就成,而对吸烟者来说,就是因吸烟得病住进了医院他也照样有一大堆的理由。其实,吸烟的人在不吸烟这个问题上与不吸烟的人是平等的,因为只要不吸烟大家都一样。事实上,明白就是佛,而糊涂就是众生,在成佛的问题上人人平等,只是由于习气的轻重,决定了人们转念有易与难的差别而已,对习气深重的糊涂人来讲要转念就太难了。

佛门以掌握破灭根本障碍的智慧为学习

佛学是令人不糊涂的学问,怎么能不糊涂?就得有令自己不糊涂的智慧才能使自己不糊涂,学佛就是设法获得使自己不糊涂的智慧。佛学是智慧,那科学是什么?佛学是没有问题的智慧,现代科学是理解问题的智慧。所以我们现代科学所讲的智慧只是一定范围内的“识知之法”的表现,这种识知之法是科学的工具,没有工具怎么搞科学?虽然这种所谓的“智慧”在佛门称为心外法慧,并称之为“世间法”,但是“世间法”也是真东西、是真实的学问,而佛法对学佛之人的要求首先要真,然后才能学佛,进而出离世间的苦海。

佛学是获得清净心的行道之法,科学则是攀缘心的行道之法,二者正好相反。所以,科学是佛法的最大道障。尽管科学是出离苦海的人最大的道障,但是,对于不学佛的人来说,科学是必须学的。这就如同抽烟的人一样,既然是抽烟得了病,又戒不了烟,还要抽下去,不吃药怎么能行?

所以,学佛的人如果是在家居士,只要别执着到科学上去,除了参经之外,应该学点科学以为己用,这也是随众生缘。因为科学是众生用相之本,是众生轮回过程中的福报相。学佛之人一进门就得受五戒,这五戒中有一条是:不妄。不妄的意思就是以真为本,“假”一点都是“妄”。没成就之前,自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以科学为用不仅可以临时解决生存问题,也能帮助自己不被邪门歪道俘虏。实际上,从圆满报身来看,世间法也是佛法,但世间法并不等于“佛法”。这就如同2+2=4,而4并不就是2+2一样,因为1+3也同样等4。为什么现在的不少邪门歪道中,有的打着佛门的旗号,有的打着科学的旗号?就是因为佛学与科学都是真实的学问,他们假借佛学、科学能麻痹人们的警惕性,以便听信他们的花言巧语和胡言乱语,然后上当受骗使他们获取利益或满足私心。

佛门讲究印证

什么是印证?印证是指学佛的人在精进途中不仅要证明自己每一步所得的正确性(这其中包括其他不同层次、不同情况的多方面的证明),而且还要印,印则是成佛的人对照一下你的所成,加上印之后的证明就是佛学讲的印证。

所以佛门讲的印证与实践证明有差别,象牛顿的物理学定律在当时对人类来说,只是一定范围内的实践证明(识证),而不是无界定范畴的印证,因为在量子力学中牛顿定律就是错了。现代科学中的规律,在佛学中称之为攀缘“法”。牛顿力学中的力与一定质量的物体是因,相互作用是缘,受力作用的物体所遵循的规律是果,随着这种因缘的了结,这种法就会失去作用。

佛学的这几个特征,也是用来辨别真假佛门弟子和许多邪门歪道的法宝。

5、佛学与科学

佛学是从众生的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清净心表征的智慧,是为度众生之名相用词,是关于众生如何破灭障碍出离六道的出世间法,不是学问,所谓学问乃用相说。佛门中人不以学问而概论之,若以学问而概论之,即落法道名相而成堕落。

科学是遇到问题才解决的认识,是攀缘心表征的世间法,也称为修行道障。从佛法上说,科学是攀缘心的体现,是人们丢失清净心的依止,科学的发展是末法的表征,是佛法灭度的缘起!但是,从众生这里说,科学是其生存的根本!

尽管科学是障道法,但它是法,是人们得以生存的规则,也称之为众生生存必须的世间法,所以,我们称之为外道。外道与邪道有根本不同,外道以助人之法为要,邪道以欺人之法为要。

A、譬如:现在计算机信息时代在给了人们生活上方便快捷的同时,更加降低了人们对佛法的信心,即使是在佛门,也有相当一部分由于罪孽深重不能证得佛法的人,而因此丧失了对佛法的信心。这彻底掩盖了人们自性上的问题所在,使佛法加速了灭度。即使是再明显、再明白的摆在面前的道理,人们也并不能接受生信!象人们在没有计算机的时候,根本就不可能想到信息与数字的概念,更不用说庞大的软硬件所形成的生产、生活体系了。这个已经占据了整个人类生活世界一大部分的计算机是从无到有的最有力的证明。软件只不过是数字游戏,如果将电一关不是什么都没有么?这些从无到有的东西不是诞生障碍是什么?

人们玩的计算机游戏时,几乎可以整日整夜的玩。如果将计算机开关关掉,这个让人们不能自拔的游戏有么?没有!那他怎么能让很多人认为它真实的存在呢?这叫意障!关于游戏的种种科学道理不是在造就障碍?

B、譬如:

十五世纪初,由于世界上诸多令人信服的科学家、神学家、宗教家们以自己绝对把握的论定,否认了哥白尼的日心说,并且,哥白尼在与绝大多数人的论断之争中,终因寡不敌众最后被自己热爱着的世界迫害,当时赞成杀害哥白尼的成千上万的人中,人们都认为自己是完全正确的,因为有铁的事实--太阳看起来那么小,而且眼睁睁看着它每天都从东到西的走;另有人则完全是随波逐流,因为在他们的心理上,那么多人都振振有词,还会有错?宗教界说上帝创造了世界,上帝说先造的世界,后造的光,所以太阳肯定绕着地球转。1543年,哥白尼在这种寡不敌众的较量中,含恨辞世。我们借鉴这种很现实、简单的问题去认识自己的话,我们是否也同样犯有固执己见的毛病?你现在知道当时哥白尼的问题是怎么回事了,你就说当时的人愚昧无知,其实当时的人都认为自己是对的,而且,反对哥白尼就是维护真理、维护神圣的宗教。所以现在我们认为自己对的问题也不一定真正的对或永远的正确,其实这还不是最愚蠢的问题,因为象哥白尼日心说那样的科学问题毕竟可以用现实来证明,毕竟可以在历史中平反,而最愚蠢的问题则是我们现在有些人去信一些根本就没有办法用实践证明的欺人之法,象“法轮功”、“高级生命”、“观音法门”以及未来种种邪道等等等等的东西,并且很固执。

6、什么是魔

种种执着都是着魔,所以,只要令人执着的法就是邪魔外道法。佛法是种种不执着,这叫离一切相。

种种魔法的显现有善也有恶。诸善奉行诸恶不为入扬善门就是“正”,善恶不分入欺诓门是“邪”,而用法行恶就是“魔”。魔乃诸业所成,因受异己知见而成共识,因成共识而获神通。神通本于业障,也就是说神通是业。对佛门来说,神通救象语言文字一样,可以用来救众。若不用于救众,是大罪孽,皈依神通的人,实际已入堕落门。对于神通,信之即有,认之即真,归依之人,受神通报很难得出,这叫着魔。“天主教”、“基督教”、“法论功”、“藏密”等等,都是以神通为要,令众归依。魔王都有接受者能认可的神通,他可以利用神通令归依他的人叹服而更相信他,以便使那些不知对错的人深信不疑(即着魔)成为魔民。所有的外道典籍,都有所求,都不彻底。所有邪道,都以一定的方式(包括神通、口中讲善)掩盖自己的根本目的,否则,他就达不到满足自己私心的目的。这就如同钓鱼者与鱼的关系,钓鱼者的心理就是要让鱼知道他是在喂鱼,或者是让鱼感觉到他放在海里的东西是好吃的食物而上当,他们搞了一些鱼最爱吃的东西,并且还要包装一下,鱼儿们自己也觉着很聪明,他们在吞食之前认真地观察一下这食物是不是真的,一看是真的或误认为是真的才一口吞掉,可是谁成想那食物虽然是真的,但是里面的钩却是专门要他命的?于是鱼就上当受骗了,也因此步入了死亡之门。所以歪门邪道的特征就是:看着他真有玩艺,其实他另有所图,否则,人们怎么能上当受骗?邪门歪道的神通也仅仅就是点“鱼饵”。

佛门不以神通令众叹服,佛门神通,为引众出离苦海之一微尘法,当用则用,不当用不用。众生修行过程,有诸多罪、诸多苦,佛门仅以神通为消灾灭苦后能得度众消灾、灭苦令其出离,不以神通令众痴迷。所以,佛门大德无有以神通示众者。

歪门邪道的特点大同小异。有的人用神通做鱼饵来蒙人上当(其实,鬼就有五种神通),有的假扮一个与人们深恶痛绝的东西完全不同的面目,引起人们的兴趣后,令人们走进他的迷宫里任他宰割,也有的人这些招都用上了。高级生命就是口口声声地说信他的人不能迷信,进而都迷到他上面去的一种邪门歪道。邪门歪道一般都有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的特征,而且,别人都是错的就他是对的,追随他就能得救,甚至于他们都自诩是主宰一切的、永恒的等等。其实,只要主宰一切就说明只有他说了算,只要世界上有一个人不信他,都不能称为主宰,否则,就不叫主宰一切了。事实上不管什么样的教派都有人不信,所以,其中说能主宰世界的人,肯定是邪说。只从这一点讲,凡是说自己主宰一切的人,均属邪魔。因为如果他真能主宰你的话,他吃饭你怎么不饱呢?有的人说他是永恒,这就更容易辨别,因为永恒的意思是:什么时候都有他,不管是他的现在还是他的以前,他都应该以不变的状态存在着,可是生他之前有没有他?这怎么能叫永恒呢?如果生他之前就有他的话,就不存在生的问题,而他却生下来了,他说他是永恒就成了胡说八道。同时,永恒只要让人知道,就不是永恒了,因为永恒中不存在生灭,而让人知道本身就具有生灭,如果让人知道不存在生灭问题,那就不存在让人知道的问题,因为人们知道之前是不知道,生“知道”之前没有“知道”的话,他就不是永恒。有人自欺欺人的说他生下来以后经过修炼变成永恒了,事实上永恒不存在生死的问题,永恒如果能变成的话,就失去永恒的意义,因为永恒不存在变的问题,变化与永恒正好是反意词,是一对截然相反的东西。原来他还是要说他是主宰一切的神,那么人应该一生下来就知道永恒的主宰者,因为他主宰着世界,包括人没下生的时候和下生的时候他都应该说了算,否则就不叫永恒和主宰,所以人还没生的时候就应该打上认识并且喊他一声的烙印,而为什么有绝大部分的人不相信他呢?哪怕有一个不信他就说明他没有主宰世界的能力,所以自诩是世界的主宰者纯属骗人。

佛门不搞崇拜为什么烧香磕头?这就要从佛门的礼节与律仪谈起了。磕头在佛门称为接足礼,也称顶礼,是佛门的礼节。这与现代人敬礼的用处是没有区别的,接足礼是佛门最大的礼节,通常的礼节只两手一合食指相对打个问讯礼就行,这比我们尘世的点头哈腰简单而又不费精神的多。顶礼这种礼节除了表示学佛的人真诚求师学习这个简单的含义外,还有表示师徒双方同意传承的意义,还是师父传承给徒弟的传道仪式,而且还有更深层次的用途,这种仪式不仅没有铺张浪费而且省事的很,比现代人为一些大事举行的仪式简单省事的多。关于烧香这个问题,事实上与六道众生的种种习业、种种生存之道有关,严净毗尼,入于禅定自知是等由来。把佛门的烧香与通常普通人烧香烧纸求神求鬼的“迷信”活动联系起来实际上是一个错误,因为佛门的香火并不是“迷信”。

第三章 末法学佛论

什么是末法?末法就是众生因贪、嗔、痴、慢心执着而成的种种贪、嗔、痴、慢相、用此心、此相去念佛、论经。

末法时代的表征,是诸多的大师为适应于时代人心理特征,去有执见的对佛经予以解释,然后,过了几百年再诞生一些大师,对以前大师们的杰作,用自己的执见顺应潮流的予以讲解,这样一来佛的经典就会逐一泯灭。与此同时因为佛法衰落,诸多围绕着佛法举起的歪门邪道,也就因为其适应于人们的心理特征,堂而皇之的被当代的人所接受,因此人们也就难以分清佛法与歪门邪道了。

末法时代如何入佛门修行?最重要的问题是要受戒并能持戒然后深入经藏,以经为指,以印证佛法为修行,其身要亲近清净善知识,以净为本。而且,绝对不能有贪、嗔、痴、慢之心,丝毫不得有杀、盗、淫之念。一定要以慈悲为己任。

了解佛法,是以劝导为体,对因不了解佛法而对佛法有偏见、偏执之人作的一些常识性解释。

因此善本结缘之善者,譬如:一些该上学的孩子没有报名上学,上过学的人知道了上学的重要,以怜悯心到他们家里以种种事、种种理、种种法劝导他们上学一样,对听了劝说上学读书获利去的人,是善导劝说;对不听劝说之人,亦为善导劝说,因虽其因种种疑、种种因、种种罪思罪想没能上学,但于未来际,当其看到上学善人获得极大利益,就会决心令自己之后代,不履覆辙,不象自己愚昧罪孽不去上学,而且自己亦将尽己所能去学习,此称令众生心、令众生信。

我做劝导亦复如是,为令众于佛善法生心,为令众于佛善法生信,此亦称为布施佛种。

各位有缘善者,入于佛门,是如来所寄,是众生出离苦海之唯一一门,释迦牟尼佛留下浩瀚经书,能给有缘善者以无边智慧、无边福报,也能令所有入门之人,从此脱离种种苦缚,最后成佛。

南无常住十方佛、南无常住十方法、南无常住十方僧、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南无大势至菩萨、南无大智文殊师利菩萨、南无大行普贤菩萨、南无清净大海众菩萨、南无护法韦驮尊天菩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