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1日 星期六   农历:己亥年八月廿四

当前位置:首页 > 憨山大师 > 梦游集 > 偈卷第十九

憨山大师梦游集偈卷第十九

       内容列表

侍 者  福 善 日錄

門 人  通 炯 編輯

嶺南弟子 劉起相 重較

偈一

唯心偈

淨妙不思議。圓滿真實心。廣大具威神。變現無量事。其體離諸垢。不捨染淨緣。世與出世間。成就眾善業。眾業若空華。本來無所有。以無所有故。故說即真常。善達業性空。不為幻技惑。不著亦不厭。如理諦實觀。起處即無生。當念自空寂。了無前後際。一念若須彌。動靜平等如。境界風不動。寂滅妙常樂。清淨若蓮華。深入塵勞泥。不染世間垢。懷此如意珠。隨求無所乏。神光照暗冥。普覺諸含識。

居山偈

借問山中人。居山有何趣。日飽三頓粥。長伸兩脚睡。磐石作禪牀。雲霞為葢被。微風龡幽松。發明西來意。撥落雲裏華。刮除眼中瞖。一念絕中邊。了無前後際。覺來雙眼空。回視夢中事。撈摝水底月。却翻成鈍滯。凡聖一齊拋。方脫孃生累。一物不將來。猶是第二義。透出無事關。始遂居山計。

大澤禪人三度嶺海參禮因示

萬里為誰來。來復為底事。靴裏摸指頭。原不在別處。若向外邊尋。走盡天涯路。來來去復來。此法原無住。試問曹谿僧。菩提可有樹。若不得一枝。枉費賣單布。

示道脈源禪人

參禪無祕訣。要為生死切。生死挂眉毛。念念不暫輟。提起金剛圈。脊梁勁似銕。努力望前追。直使命根絕。妄想頓潛踪。身心當下撇。要見本來人。如空中釘橛。打破黑漆桶。方是大休歇。

題恒河圖示恒一林禪人

佛住恒河岸。常對河說法。至法難思處。即以河沙喻。若以沙數多。猶未盡佛意。直以此法身。乃顯真實義。法身常不變。隨流性不遷。雖以種種穢。體性常清淨。乃至劫火燃。究竟體不壞。是故法身常。自性無生滅。佛子識此義。了悟自性身。如彼恒河沙。永劫性常一。是名金剛地。佛子善安住。

觀緣偈

諦觀此身無始來。皆從顛倒妄想生。輪迴六道苦趣中。性返人天無量劫。妄念不止苦無涯。妄境不空業如海。若能一念暫迴光。當下即令登彼岸。妄業積聚如須彌。人我是非苦堅固。結成生死銕圍關。百劫千生不能出。鑊湯爐炭本來無。只從一念瞋心起。若於起處即消除。火裏金蓮真解脫。現前境界若空花。鏡像水月不可喻。世人癡迷無慧目。錯認為真顛倒見。妄將四大以為身。六識三毒為主宰。貪瞋我慢不自知。妄逐驅馳諸苦趣。自性清淨即彌陀。六塵不染蓮花土。一念不生生死空。日用現前真極樂。

示念佛

念佛本為超生死。先須要識生死心。癡愛便是生死根。不拔其根難解脫。癡愛即是念佛心。即將念佛斷癡愛。癡愛若能念念斷。心心彌陀全身現。即此便是真精進。不可一念暫忘却。淨土就在淨心中。不得向外別尋覓。

圓明偈示畢一素失明

心光圓明本無量。苦彼浮塵眼遮障。隔紙不能觀外物。返視何曾見五臟。譬如白日麗虗空。人處暗室如生盲。暗中人亦有兩眼。如何不與日光通。我此四大如茅屋。心在身中鳥在籠。誰能撤去茅屋封。光明照耀原無窮。若能自見心光滿。了了常明不用眼。此是無生無滅光。不與四大同流轉。君今何幸天見憐。特拔遮障天光全。不須白晝怨不見。只如有眼黑夜眠。夜眠有眼亦如此。心光圓明宛自爾。若離明暗見自心。圓明頓發超生死。舉世誰知無眼好。昔人曾恨盲不早。頓拋四大光明全。此是吾家如意寶。

山示同遊諸子

崑山城中一拳石。大似須彌納芥子。我來策杖一登之。頓入蟭螟眼孔裏。時人一望忽不見。紛紛四眾皆驚起。忙來試問空中人。依然指出舊時底。

梁壓譚生示之以偈

屋梁倒塌壓譚生。譚生被壓何不死。梁若到身身即碎。身若到梁梁不避。兩者既到何不干。試問不干之所以。目前境界不比梁。譚生何苦先惶慞。若要不惶慞。看逼狗跳墻。

示福智字本明修淨土

但觀一句彌陀佛。念念心中常不斷。若能念念最分明。即與彌陀親見面。只想淨土在目前。日用頭頭無缺欠。佛土全收一念中。便是往生真方便。只在了了分明時。不可更起差別見。

觀身

是身如水泡。乍現亦不久。癡兒以為珠。取之不盈手。況復於此中。多貪為罪藪。唯在智眼觀。畢竟何所有。

觀心

此心本無形。視之不可見。起滅了無端。迅若空中電。妄想逐塵勞。渴鹿奔陽燄。堪嗟今古人。都壓良為賤。

示眾

幻海無涯沒盡頭。塵勞妄想幾時休。應知世相空中電。須信人生水上漚。唯攝一心歸淨土。全憑萬行作真修。目前總是菩提路。念念常登般若舟。

示無相老納

見爾初年六十餘。別來十載近何如。光陰有限頻頻覺。妄想無邊念念除。淨土蓮華禪水灌。心田愛草慧刀鋤。百千萬劫俱空度。莫使今生又涉虗。

示沈生成德(二首)

濕寢人必病。鰍得方不死。物性各有宜。苦樂何憂喜。

物本無可欲。而人自欲之。甘苦味不同。嗜者以為奇。

示六一居士(二首)

世事忽如夢。人情空若雲。誰知塵市裏。心靜即離羣。

迹近寧違俗。心空豈在家。但看污濁水。湛湛出蓮華。

示普聞禪人

不辭行脚苦。萬里涉山川。今到曹谿路。誰酬不借錢。

示金山貴禪人(三首)

白髮愁難解。紅塵路不通。身居人境內。心在萬山中。

日日塵勞裏。朝朝愛惡場。不知因甚事。專一為他忙。

苦海深無底。浮生事有涯。不知三界內。何處是歸家。

贈本淨禪人結白雲

獨坐千峰裏。慵披百衲衣。靜聽流水響。閑看白雲蜚。

示本昂字俛無

有我必自高。驕矜還恃氣。俛而至於無。便入清涼地。

示慧珊字海月

大海聚眾寶。撑拄唯珊瑚。明月時來往。清涼並夜珠。

示淨堂禪人

一鉢隨孤杖。三山結眾緣。曹谿涓滴水。酬盡草鞵錢。

示劉生四休

一味常知足。多求總是差。飯蔬食飲水。只此了生涯。

菩提八景(有引)

葊在嘉禾之石門。顏生生居士所建。為智河行公安居。予之徑山過此。因而有題。

菩提山

不到菩提山。安識菩提境。獨有山中人。忘言心自省。

翠城

蒼翠繞法城。宛似金剛圈。佛魔俱不入。其中空空然。

古觀音像

觀音有後先。法身無今古。以絕去來心。故能常救苦。

羅漢松

挺挺孤松樹。堂堂應真相。若問涅槃心。枝頭明月上。

蓮花灣

蓮生淤泥灣。其性本香潔。瞻彼花中人。端坐無言說。

放生池

一片無生心。全彰放生處。令彼鱗甲類。盡蹋無生路。

漚生塔

漚生本不生。漚滅原不滅。獨留無縫塔。寒空照明月。

以患能除患。槵樹愛生長。見此槵子珠。頓發離患想。

山居示眾(二十五首)

獨坐一爐香。翛然萬慮忘。靜看階下蟻。畢竟為誰忙。

寂寂離知覺。昭昭泯見聞。三更天外月。一片嶺頭雲。

世事一局棋。著著爭勝負。黑白未分前。幾箇能惺悟。

清淨光明藏。俄然一念興。無邊生死海。盡向此中生。

紅塵路更長。青山閑不了。試問往來人。誰識山中好。

湛湛青蓮花。居泥而不染。明明出世心。雪在玻璃盞。

傀儡夜登場。觀者生欣歎。祇合醉中心。難禁醒眼看。

四大眾緣合。妄自分妍醜。試看幻化人。情識從何有。

微塵含世界。不信盡包容。莫道微塵小。應知世界空。

枯木巖前路。行人到此迷。應登別峰頂。更上一層梯。

岸樹懸崖坼。枯藤古井深。那堪二鼠嚙。況被急流侵。

炎炎火宅中。熱惱無迴避。一念放下時。頓得清涼地。

舉世要多求。求多轉生惱。唯有知足心。便是如意寶。

淨土唯心現。蓮花性地香。目前常不昧。即此是西方。

妄想沈淪趣。清心解脫場。迴光時返照。覿面禮空王。

逐逐奔陽燄。行行入火坑。儻能開隻眼。當下了無生。

世路多纏縛。虗名最困人。脚跟絲綫斷。方許出紅塵。

山林多寄興。寂寞幾能甘。不到真休處。終成落口談。

我相真難破。他非甚易求。一生間檢點。到底沒來由。

自性天真佛。都為妄想纏。但能一看破。立地證金仙。

萬法唯心造。千途一念差。不知未起處。苦海正無涯。

寂寂忘緣處。心心放下時。西來無別意。只在自知之。

大海一滴水。具足百川味。法性本自同。昧者見各異。

人道百年長。我道百年短。枕上夢三更。醒人未轉眼。

一片閑田地。多為蕪草侵。但能時剗却。便是出塵心。

示眾十首(六言)

死盡偷心活計。做成沒用生涯。收拾無窮妄想。換將一朵蓮花。

四大支持骨立。寸心寂寞寒空。獨有緜緜一息。龜毛綫繫長風。

却說百年如夢。誰曾兩眼睜開。縱是機關使盡。到頭總是癡騃。

可惜清涼心地。無端迸出貪瞋。霹靂心中火起。燒殘自性天真。

身是眾緣假合。四大圍一虗空。動作呼為真宰。不知誰在其中。

陷阱機關自造。刀林火鑊誰當。只道目前慶快。安知身後苦長。

貌是超塵儀表。衣為出水蓮華。試看胸中何物。莫教妄想輕遮。

蠶繭自生纏縛。燈蛾誰使焦然。將謂投明用巧。豈知業力相牽。

名是假名非實。毀譽入耳如風。試聽呼為賊草。猶人漫罵虗空。

荊棘林中掉臂。是非場裏抽身。落得無窮冷澹。者般全不饒人。

偈二

圜中讀圓覺經四相章

我相

鐘鼓鈴鑼不斷聲。聲聲日夜說無生。可憐醉夢傷生者。鏡裏相看涕淚傾。

人相

突兀巑岏聳銕城。刀林劒樹冷如冰。誰知火向冰山發。燒盡冰山火不生。

眾生相

銕門緊閉杳難開。關鎻重重亦苦哉。可怪呻吟長夜客。不知因甚此中來。

壽者相

一條血棒太無情。觸著須教斷死生。痛到徹心酸鼻處。方知王法甚分明。

出圜中過長安市四首

長安風月古今同。紫陌紅塵路不窮。最是喚人親切處。一聲雞唱五更鐘。

體若虗空自等閑。纖塵不隔萬重山。可憐白日青天客。兩眼睜睜歎路艱。

飄風聚雨一時來。無限行人眼不開。忽爾雨收雲散盡。太虗原自絕塵埃。

空裏乾城壄馬人。目前彷彿似煙邨。直須走入城中看。聲色原來不是真。

過吳山經堂寺遇明通禪人禮華嚴因示

到處山河即本真。大千經卷一微塵。閑來剖破輕拈出。莫道文殊是智人。

過銕佛贈鄒爾瞻給諫

江上青山不斷春。門前流水淨無塵。開門忽見葊中主。恰是金剛不壞身。

示沙彌照理

出家本意緣何事。割愛辭親豈等閑。不向袈裟求解脫。松門翻作銕圍關。

題東山寺壁

咫尺東山入翠微。深林晴日雨霏霏。市廛流水聲相和。觸目分明向上機。

中盤旅邸壁間見達師偈併題

君到曹谿我不來。我到曹谿君已去。來來去去本無心。誰知狹路相逢處。

避難石

無端一念惹膻腥。從此形骸累不輕。十載獵叢張網處。石頭滿眼盡無生。

命小師大義讀楞伽

玉綫金鍼不易穿。休從明月問青天。玄關路斷無消息。爾去逢人莫浪傳。

問丁右武大參病

舉世誰知病裏身。維摩獨坐見偏真。從教大智懸河辯。一默昭回萬象春。

示果弘福堂二侍者歸故山

萬水千山枉問人。脚跟一步最為親。莫教錯落懸崖去。縱出頭來已失真。

瀰茫煙水望何孤。底事逢人問有無。回首萬山清徹骨。尚餘春色滿平蕪。

贈蔭亭上人請藏經歸南雄延祥寺

一自南能度嶺時。曹谿御墨尚淋漓。於今重載琅函至。伫看炎荒雨露垂。

送誥禪人歸慈化

杯浮一葉淼無垠。煙水茫茫苦問津。歸去家山生意滿。百花深處鳥嗁春。

示查汝定

涉水登山亦壯哉。芒鞵遙自敬亭來。入門一笑忘賓主。莫道維摩口不開。

題雪山苦行佛

萬山冰雪連根凍。一片身心徹骨寒。不是死中重發活。如何能得識情乾。

無端棄却金輪位。特爾令生大地疑。自是九重深密事。從來不許外人知。

輕拋兜率入王宮。一顧迴頭思不窮。走向萬山千丈雪。埋身八面不通風。

心似冰霜骨似柴。六年凍餓口難開。誰知忽睹明星上。落得盈盈笑滿腮。

答定齋賀明府

函葢乾坤一句新。晴空霹靂淨煙塵。箭鋒拄處難回互。狹路相逢是故人。

青獅白象駕雲中。金色銀光出處同。若問無生端的意。空山風雨吼長松。

示歐生羽仲傳經訶林

斯道幽微若一絲。全憑信力以維持。苟非一片金剛地。難使菩提葉葉輝。

送樂天法師還匡廬

山色湖光一鏡開。曼殊誤落此中來。莫教獅子輕彈舌。恐震當年舊講臺。

贈西來梵僧

十萬西來碧眼胡。渡江曾折一莖蘆。只今石室猶留影。試問前生是有無。

輓本來和尚

五年三度叩禪關。此日尋師去不還。不是白椎兜率院。多應聽法五臺山。

送如證禪人造旃檀像還五臺

火雲赤日滿炎荒。金色光含古道場。不是曼殊親出現。誰知隨處是清涼。

海岸旃檀淨法身。無邊相好隱微塵。分明剖出諸人看。覿面當機一句新。

寄大千法師

三十年前同法席。別來消息斷他鄉。忽聞近住千峰裏。想已心空聞妙香。

示曹谿塔主

香火千龝似一朝。兒孫終夜守寥寥。茶湯宛若生前供。不負當年石墜腰。

勉曹谿諸弟子十首

千僧和合似靈山。大眾依歸豈等閑。不是曾蒙親囑付。如何得入祖師關。

肉身現在即如生。朝暮茶湯出志誠。鐘鼓分明常說法。不須苦口再叮嚀。

福田種子要深栽。因果如臨明鏡臺。親到寶山千萬次。者回不可又空回。

辛勤作務莫辭勞。可想當年石墜腰。一息不來千萬劫。善根不種苦難消。

莫教輕易過平生。如箭光陰實可驚。只恐氣銷三寸後。幾時再到寶山行。

功德園林不可輕。脚跟步步要分明。莫教錯落隨他去。免使盲人又夜行。

寸椽片瓦眾緣成。信施脂膏不可輕。切莫貪他驢糞橛。等閑換却一雙睛。

信心膏血重須彌。粒米莖薪不可欺。但看披毛并戴角。酬償夙債苦泥犁。

幸生中國蚤離塵。身著袈裟遠六親。受用空門清淨福。如何能報祖師恩。

少小能存向上心。毫芒終長到千尋。只須歷盡冰霜苦。始得成材出鄧林。

示曹谿沙彌能新智融達一淨洗通文方覺書華嚴經七首

剖破微塵出大經。無邊剎海遞相形。松風鳥語分明說。只在當人著意聽。

佛境重重不可量。毫端三昧豈尋常。須知舉手通身現。觸處全彰海印光。

行行雁影落寒空。直豎橫斜但信風。莫問普賢求妙行。先須識取主人公。

毗盧樓閣幾時開。彈指感須待善財。頓見閣中無盡藏。重重佛境甚奇哉。

福城東畔禮文殊。知識遙參到海隅。五十三人同一調。不勞遠涉費程途。

海波為墨亦須乾。筆若須彌舉不難。描寫毗盧華藏界。最初一字許誰看。

紙墨文言總不真。真經全在剖微塵。但能字字光明現。莫道文殊是智人。

輓萬固寺一山和尚

二十年前問起居。相逢猶是在生初。只今遙望中條月。獨有清光照竹廬。

寄高常侍

憶昔長安話別時。雪中把臂立臨歧。而今萬里炎荒外。一念清涼君獨知。

贈訶林裔公

菩提樹下久棲遲。時復經行繞樹思。遙想當初栽樹日。曾經親手一封泥。

贈顏杏園醫士

雪山眾草鬱菁葱。信手拈來用得工。不是等閑醫國手。肯教狼藉怨春風。

贈太和老人

金剛堀裏舊相逢。雪鬢鬔鬆氣更雄。一盞玻璃茶尚醉。依稀猶記放牛翁。

送暹侍者遊五臺兼訊空印法師

遙從火宅入清涼。萬里休言道路長。儻見文殊問消息。堀中今空幾禪林。

過法性寺菩提樹下禮六祖大師

菩提樹下舊相逢。千載重來氣尚同。鐘鼓聲沈香不斷。兒孫何故覓玄蹤。

送離際禪人參方

汝持一鉢曹溪水。徧灑諸方五味禪。莫道老憨無法說。而今不直半文錢。

送若惺炯公禮普陀

波流不動白華山。滿月寒空大士顏。若向巖前相見處。瞻依須聽普門還。

喜法侄行廣至

憶昔離家別祖年。爾應猶是未生前。今從萬里相看處。一笑還追夙世緣。

問游石陽病

借問毗耶病裏身。就中檢點孰為真。只須剝盡重陰後。始見陽和大地春。

送惺來裔公行

瀰漫煙水淼無窮。回首山城歷百重。祇為尋師參底事。德雲不在妙高峰。

懷大都千佛寺

憶昔千花七寶臺。一花一葉一如來。不知近日花間佛。可似當年震法雷。

示能哲禪人

爾到曹谿路不差。眼前行脚未為賒。試看初出門前望。芳草漫漫何處家。

寄王居士

清涼雪夜共談禪。一別於今二十年。常憶毗耶真面目。寒空明月幾回圓。

再過法性寺喜炯公禮普陀歸

三年不坐菩提樹。一念常懸般若燈。莫謂頭陀慵說法。道緣不似獵叢僧。

詠楞伽室寄天與孔居士

滔滔毒海渺無涯。夜剎羅叉此是家。獨有楞伽無價寶。光明日夜照恒沙。

八面光明體最圓。金剛雖利不能穿。時時安置心王殿。照破三千及大千。

曹谿雪茶寄金山珍公

摘得先春葉一枝。寄將鶴骨病阿師。試烹一盞親嘗過。可似初參趙老時。

甲辰春奉檄還戍舟泊支江逸炯二公啟南羽仲仲遷諸子過訊因示

暫繫孤舟傍柳陰。端居恰似逝多林。菩提樹下常隨眾。怪道能來問法音。

示堪輿梁生

山河大地一微塵。法眼圓明始見真。自是要求歸著處。肯教埋沒世間人。

示羅浮山主印宗

羅浮山下繞恒河。河畔祇林似普陀。若問華中觀自在。試看明月墮清波。

贈周相士

落魄江湖一蒯緱。相心神術自壺丘。逢人若問榮枯事。一段真光在兩眸。

示性如濟禪人

底事南遊學善財。為尋知識久徘徊。妙高峰頂無蹤跡。莫道文殊錯指來。

示普陀勝林禪人

普陀山下白華邨。日夜潮音說普門。試問葊居何所有。但聞鸚鵡報黃昏。

聞惺來裔公於雲棲受具歸以偈訊之

一條拄杖活如龍。相伴曾登天竺峰。自向雲棲聞法後。諸緣可頓一時空。

山中夏日

竹牀瓦枕足松風。午睡沈酣夢想空。四體百駭俱作客。不知誰是主人公。

靜夜鐘聲

鐘聲清夜響寒空。一擊如吹萬竅風。不是間催龍聽法。多應喚醒主人公。

示泰和周生

大道從來在目前。却於死處覓枯禪。誰知日用頭頭事。盡是無生最上緣。

道力何如業力強。就中生熟好思量。臨機遇境能回互。頓息迷途演若狂。

示圓通總持長老

西江一派自曹谿。馬祖頭疼孰可醫。若向圓通覓生藥。死猫頭話最堪思。

示龔生伯起

數千里外訪知音。只為從人覓此心。及至相逢親見面。始知昔日費追尋。

示慈明賢禪人

一錫遙從多寶來。南詢煙水獨浮杯。歸途若過曹谿路。路滑休行雨後苔。

戊申夏日重過羊城偶成

仙城已度十三載。人世今過六十年。回首塵寰如夢事。不知究竟屬何緣。

當年一鉢歷諸方。到處名山是道場。喫盡檀那無米飯。至今酬價費商量。

五臺千尺雪蒙頭。只道寒灰死便休。誰想一星星火種。焚燒大地更橫流。

東海曾衝萬里濤。奔雷破石浪頭高。輕乘一葉隨風去。直踏三山釣六鰲。

示正位侍者

極盡懸崖百尺竿。動移一步最為難。只教撒手翻身去。不作貍奴白牯看。

示悅禪人誦華嚴經

百城煙水望如天。何處相逢問普賢。想向妙峰山頂過。不知曾說此因緣。

示飯頭

德山托鉢幾時來。去米長沙莫浪猜。休向上方香積借。火爐邊事亦奇哉。

寄五臺妙峰師

玻璃世界水晶宮。金色銀光處處同。獨跨金毛獅子步。遊行八面不通風。

氷霜鶴骨髮如銀。誰識曼殊最後身。一自堀中相別後。至今不隔一微塵。

拄杖橫挑剎海遊。無邊剎土一塵收。閑來擘破微塵看。落盡空花剩兩眸。

千丈寒巖百尺氷。當年相對坐崚嶒。即今火宅清涼界。一个維摩一个僧。

寄五臺空印師

遙思遊戲襍花林。獨坐旃檀寶樹陰。不動舌根常說法。萬人時聽海潮音。

一自拋身瘴海瀾。蠻煙毒霧儘加餐。歸來渴飲曹谿水。不減清涼徹骨寒。

示曹谿紫筍莊莊主

一夕東風紫筍肥。無邊春色到柴扉。桃花滿眼。無人問。誰薦當陽向上機。

寄枝隱

白門深隱一枝安。山水娛情世念殘。曾入維摩方丈內。百千三昧一毫端。

示杲禪人閉關

六窗緊閉不通風。何事藏身入此中。試向文殊彈指處。直教拶破太虗空。

贈融禪人住持泰和大司馬郭公忠孝寺

脫體原從瘴癘天。三生又結宰官緣。維摩丈室渾無語。莫道無言不是禪。

示懷愚修堂主

向上三玄動步疑。言前一句許誰知。若非撒手懸崖去。辜負孃生兩道眉。

寄靈山桂峰師

靈山一會儼然存。松柏雲棲滿鹿園。自是法身常說法。分明鐘鼓報黃昏。

寄東海劫外法師

親受靈山付囑來。法筵今向海濵開。楞伽山頂魔羅眾。幾度聞經到講臺。

示南禪人

為問毗耶病裏身。不知誰是病中人。二時粥飯三餐藥。喫得分明意最親。

寄賴古軒居士

長齋一室事空王。心地時焚般若香。遙想日長趺坐處。靜聽鳥語出山光。

寄謝青蓮居士

常憶青蓮居士身。夢魂時對鏡中人。知君深得無生意。自信居塵不染塵。

鼎湖山居

歷盡風波總是非。此心久已習忘機。翻身直入千峰裏。坐看閑雲白晝飛。

寄明宗法師

曾從兜率白椎來。一受金篦法眼開。會向今時傳露布。只教平地淨塵埃。

寄蘊法師

江頭促膝別君時。回首青山入夢思。為問花臺千百眾。言前一句幾人知。

寄巢法師

披雲帶月飽風霜。清夜迢迢鶴夢長。讀罷楞伽香篆細。知君無物可思量。

寄雨法師

久從鷲嶺現當機。誰問雲興花雨飛。莫道法筵今寂寞。堀中君作眾歸依。

示中孚表禪人

世緣看破解歸來。火裏蓮花不易開。直把根塵都洗盡。莫教再入者胞胎。

示無知鑑禪人

明明佛性本無遮。自是從前一念差。失脚久沈生死海。者回切莫負蓮花。

示微密禪人

鉢囊遙自伏牛來。度嶺寒梅花正開。若問曹谿親切句。菩提無樹鏡非臺。

示凝知瀚禪人

圓頂方袍八寶身。出家本意要超塵。若為煩惱輕埋沒。再出頭來已失真。

寄湛禪人住伏牛

曾持一鉢到曹谿。跋涉寧辭獨杖藜。聞道萬山深隱處。夕陽斜照鳥爭嗁。

寄題郭次公如是院

舍衛曾開祇樹林。君今重擬布金心。法王如是全提處。獨許文殊是賞音。

答郭允叔

曾向曹谿問上乘。西來密意屬南能。莫言杜口維摩詰。不是當年有髮僧。

寄題郭叔子太乙囊泉亭

清池明月影沈沈。囊水江湖濟度心。試問遊魚真榮處。濠梁未必是知音。

示弘範禪人

禮謝千華寶座前。却從臨濟覓三玄。今來更問曹谿路。雲滿青山月滿天。

寄衲雲法師

當陽剖破一微塵。拄杖閑提用處親。明月夜深崖下虎。歸依猶似昔時人。

送僧造旃檀像歸茶陵

南海旃檀香一枝。法身隨處現雙眉。迎歸寂寂松陰下。猶似拈花不語時。

贈郭生凌舄

長齋繡佛禮空王。火宅翻為選佛場。夜剔明燈心寂寂。蓮花不必想西方。

將之南岳留別嶺南法社諸子十首

一落風塵二十年。相逢須信是前緣。自從衣鉢南來後。今日重拈直指禪。

底事分明在己躬。不須向外問窮通。但能觸處回光照。莫被塵勞困主公。

大道從來絕本真。多因分別強疎親。直須看破娘生面。方是塵中特達人。

瘴煙飲盡齒猶寒。不記從前道路難。此去萬山深密處。雲霞五色座中看。

廿載驅馳走瘴鄉。年來不覺鬢如霜。今乘一葉扁舟去。蹤迹應從萬壑藏。

塵勞混迹久和光。只為拈提此事忙。千尺釣竿幾斫盡。海天回首更茫茫。

一自歸依繞法壇。時時為乞此心安。莫言別去三千里。明月中天覿面看。

時把綸竿見素心。竹枝唱罷幾知音。扁舟歸去霜天夜。明月蘆花何處尋。

寒空歷歷雁聲孤。蹤迹從今落五湖。無限烟波寄愁思。片[馬*凡]天際是歸途。

為法寧辭道路賒。豈云瘴海是天涯。頻將一滴曹谿水。灌溉西來五葉花。

憨山老人夢遊集偈卷第十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