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历2564年 公历 2020年9月27日 星期日   农历:庚子年八月十一

随师修行殊胜记

随师父修行的一件奇事--弟子智依

智依随师父修行的一件奇事

我是谛深大师近几年收的发心到他老人坐下出家的二僧弟子!

2015年11月20日。上午刚跟一位以前认识的朋友通了个电话。我本不想跟她联系,因为她迷信一个上师,觉得那位上师讲法讲得好,是某菩萨化身。还跟我说那个上师曾借了位居士一百多万忘了没还,最近因这位居士表现不好,将这位卖房带孩子随其修行的居士赶走了。我就这事劝她不要迷信。没想她起了嗔心,我们不欢而散。下午,我去小区外取包裹,北京很冷,下的雪还有少许没化,被踩得很光滑。突然,我进小区时踩在了一小块薄冰上摔了一跤。刚摔下时我就感觉不好,摔得太严重,手臂完全不能动,躺了好一会才站起。我知道是自己犯了错,没听师父的话。回去脱了衣服一看,上臂骨头都顶出来了。手只能被托着,放下都拉着疼。吃药贴膏药无一点用。晚上睡觉更无法,手不知怎么放,被子压着手臂都觉疼痛异常,几乎无时无刻不疼,无法入睡。

因为师父曾告诫弟子,不要与邪道来往,以免沾染有害。自己逞能没听师父的话。修行不行,去管人闲事,说服不了反招嗔恨,这是自作自受啊。因此开始不敢跟师父说。后来实在疼痛得受不住了,跟师父打电话求治治。师父电话那边说给看看吧,说我摔得不轻,全身都有淤青,好,稍微给治治吧,以后多长记性。师父说完,我觉得疼痛好了一些,变成能忍受的疼,可以睡了。师父说我全身淤青,我自己开始并不知,因为注意力完全被手臂占据。后来才发现确是这样:身体一侧从上到下全是淤青。

第二天早上,弟弟智虚开车过来接我和两个大箱子,一起去机场接送师父,师父有事在北京转机。我的手当时用另一只手托着,放下都不行,也没法动,更别说拿东西,都是智虚拿着。

一见师父,师父就问:“手怎么样?还疼吗?”

我听见这个话,对师父大声说:“见到师父,就不疼了!”刚刚远远一见师父,我的手突然就不疼了。疼痛像空中的幻花,说没就没了!后来回去检查,身上淤青还在,骨头还是那样顶着。只是那异常的疼痛不在了。

当时智虚在旁听了,不能相信,说:“我不信,就好了?不疼了?开始还那么疼,怎么说好就好了?”

我觉言语没用,于是跟他说,我们两个拍一掌,你只管用力。他因为将信将疑,狠狠地跟我拍了一掌,看我是不是真的好了。我们拍完了,我问他:“你这下信了吗?”他很高心地大声说:“真的好了呀!太不可思议了!”数学老师智虚讲究事实依据,他当时刚皈依师父不久,极少能听到师父讲法,对佛法所知甚少,没有尝过随师修行的殊胜,所以对佛法没有信心也是情有可原。普通人对佛法更一点信心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他觉得佛法不可思议,师父太了不起。

师父是一盏明灯。只因能有殊胜缘分随师修行,才能常常地亲身实证到:佛法很殊胜,远不是凡夫之心所能揣度!佛法真实不虚!

师父后来跟我说:如果对师父有信心,只要见到师父,什么毛病都会好了。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一件神奇的事!其他师兄随师修行时间长,遇到的各种神奇事儿更多。2015-11-22

×